风歌且行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5章,只有春知处,风歌且行,书路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隔日,纪云蘅早早就起来了。

她今日穿着稍有不同。上衣着雪白色的窄袖衫襦,腰身收束,配上黛绿色的百褶罗裙,行走时轻盈的裙摆随着风动,隐隐露出一双绣花短靴。

纪云蘅不会梳什么漂亮的发髻,平日里只随意用发带绑起来,或是半绾着,今日却上手给自己编了两条小辫子。半绾着的发插了根雕花木簪,浓墨顺滑的发散在肩头,更衬得衫襦白,发丝黑。

折腾一番,出门时已经是天光大亮,小狗还被拴着,但一听见纪云蘅出门就立即坐起来,用枣子大小的眼睛巴巴地看着纪云蘅,尾巴也摇得飞快,扯着脖子上的麻绳嘤嘤叫,似乎一副很伤心的样子。

她立即觉得内疚,赶忙走过去,给小狗松开了绳子,摸摸小狗的脑袋和肚子,亲昵地玩了好一会儿才出门。

金光倾泻而下,大片落在纪云蘅的身上,将未施粉黛的眉眼描摹,显出几分精致的美。

纪云蘅今日是用心打扮过的,要去见一位特殊的人。

她从纪宅的后门而出,行至东城时已临近正午,正是东城热闹的时候。

街头人来人往,酒馆茶楼座无虚席,来自五湖四海的男女在街道上穿梭,自从皇帝带人来泠州之后,来到此地的人比往常翻了几倍,街上的治安比先前更加严密了。

纪云蘅的步伐不徐不疾,即便街上的人很多,她也不曾与谁相撞,行至一家酒楼门前时,忽而被一道声音给叫住了。

“这不是云丫头吗?怎么今日来找苏老板,怕是你来错了时候了。”

纪云蘅认识这声音的主人,停下脚步转头看去,就见那雕着“一品阁”的牌匾下站着个中年男子。他吃得肥头大耳,斜靠在门前的柱子上,站在檐下阴凉之地,身边还站了个伙计给他打扇。

“王老板。”纪云蘅开口,语速缓慢地打招呼。

一品阁与涟漪楼都是东城区名声较为响亮的酒楼。东城区是泠州最大的城区,按理说是容得下两家生意红火的酒楼的,只是这两家酒楼开在了面对面,因此其中的明争暗斗一直没有停过。

涟漪楼的东家名唤苏漪,是纪云蘅母亲的旧相识。早些年她年岁尚小,母亲还在的时候,她就经常被母亲牵着来涟漪楼找苏漪。

苏漪的性子泼辣,行事风风火火,凤眼一瞪,便是八尺高的男人也不敢轻易叫板。

两年前,纪云蘅亲眼看着苏漪站在涟漪楼的大堂里,用酒坛把一个喝醉闹事的男人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+

人鱼在恋综被大猫叼走了

浮烟洛叶